SCONEpathy

废话和脸滚键盘和图和垃圾
【ehhhhhh…】

胡扯瞎扯

Riot知道自己那颗透明的脑袋并不怎么好使。


有着不输给直线条弟弟奥伯恩的物攻,比火龙温克林格更加压倒性的魔攻……以及,比某一只多愁善感的打工血族还要久的人生。

却至今还没读完高中。

 


他给自己存在的六十七年画了个饼图,一旁打着点滴的丹野晴也笑他是画饼充饥。


“闭嘴,乖乖当你的计算器。”


“你还与时俱进了,知道计算器呢。”


Riot没吱声,悬空的自动铅笔又写下一个长长的四则运算式。

“这个,是在打仗的时间。”


“四十八年,没日没夜地打?”

“我需要睡觉吗?”

“以前还是需要过的吧。”

“闭嘴。……喏,发呆的时间。”


“……五十年就发了365天呆?你自个儿的坟包都笑死了。”

“闭嘴。”

 


流染罗森是在她难得的看起来和一个小女孩没什么区别的“实验”(自称)中遇到那个蓝色的鬼魂的。

她就像是和一般人一样地用手机的摄像头扫来扫去,然后扫到了一个边框清晰却不实际存在于教室里的人。

 


看到有人和自己的哥哥搭起了话的奥伯恩手里的试管碎了一地。

 


差不多是出发的时候了。

 


死于战火的地缚灵坐在战场中央。


坦克迎面而来,左边的履带碾上脚尖。


爆裂飞散的碎片中夹杂了一只新鲜的左手,一路沾染的灰尘硝烟未能掩盖直到上一秒都还顺畅地涌动的血液的气味。

循着血迹向沙土的另一头——

 


“啊。”

17岁,身高172厘米。

蓝色凌乱的头发,和比那还深的蓝色的眼睛。

黯然却仍然睁着,盯着地缚灵手里那件东西。

 

 


“我大概是可以走了。”

 


 

 

 

 

 

 

 

 

 

 

扯淡的Riot的结局。结合设定基本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不过也没人感兴趣,那么他是不是还没到走的时候呢?

有毛病的人大多数都早死,六十七年也够长了……呃我也不知道他最后这一段走了多久,没准又是个十年二十年的,幽灵总是很悠闲。


 

 

 

 

 

 

 

 

 

 

 

 

 

 

 

 

 

 

 

 

 

 

 

 

 

 

 

 

 

 

 

 

 

 

 

 

 

 

 

 

 

 

 

 

 

 

 

 

 

 

 

 

 

 

 

 

浅仓须子活了47岁。

她按下了在家里埋藏了近三十年、自己引以为傲的超长保质期·灰飞烟灭土炸弹。

 

 

 

 

 

 

 

 

 

 

 

 

 

 

流染罗森活了19岁。

玩命的人活该早死,你个作死小狂魔。

 

 

 

 

 

 

 

 

 

 

 

 

 

 奥伯恩贝格活了……我也不知道,30来岁吧。

ln死的,因为lag了。

 

 

 

 

 

 

 

 

 

 

 

 

 

 

 

 

 

 

 

 

 

 

 

 

 

 

 

 

 

 

 

 

 

温克林格和丹野晴也……寿命还长得很。

但是晴也是早死的那个。

 

 

 

 

 

 

 

 

 

 

 

 

 

 

 

 

 

 

 

 

 

 

 

 

 

 

 

 

伊斯梅尔死不了。

他在那里看着Riot的结局。

评论 ( 19 )

© SCONEpathy | Powered by LOFTER